块塔新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这是林怀民与云门舞集的最后一套作品,可能也是最不一样的

这是林怀民与云门舞集的最后一套作品,可能也是最不一样的

2019-11-23 15:26:41
[摘要] 《交换作》——告别之际,林怀民为云门舞集推出的最后一套作品,出人意外,也引人遐想。云门舞集与上海东艺有超过10年的紧密合作。无疑令所有关注云门舞集和中国当代舞蹈的观众期待。《秋水》五位舞者,包括周章佞

“现在还不是谈论‘离开’的时候。秋天,我会再来!”当我三月份在东方艺术中心遇见林怀民时,这个话题不可避免地谈到了即将到来的离别之路。2017年底,林怀民在一封公开信中宣布,他将于2019年底退休。从2020年开始,现任云门二号艺术总监郑宗龙将接管云门舞蹈团。面对记者的问题“你想谈谈退休吗?”半年后,林怀民对他的新工作作出了清晰明了的预测。“云门演叶涛的作品,陶逖的身体演郑宗龙(云门舞的继承者),这不是很有趣吗?”

“交换作品”——在我们告别的时候,林怀民为云门舞蹈团创作的最后一组作品令人惊讶,令人回味。过去,云门表演林怀民的作品。这一次,他们将与陶艺家交换舞蹈指导,陶艺家被《伦敦时报》誉为“当代中国舞蹈中一支强大的新生力量”。该乐团于11月7日至10日首次在东夷舞台演出,包括叶涛为云门舞者表演的“12”,郑宗龙为陶瓷舞者表演的“倍增”,林怀民为云门资深舞者表演的“秋水”。

云门舞蹈团与上海东艺紧密合作已有十多年。从2009年的《奔跑的草》开始,云门几乎每年都带新作品来参观。《漫游者之歌》、《九歌》、《松烟》、《水月》和《稻草》相继问世。直到今年春天的《白水》和《微尘》,这一阶段见证了上海云门歌舞团的发展、融合和创新。新的“交流工作”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毫无疑问,所有关注云门歌舞团和中国现代舞的观众都很期待。

看中国现代舞的新氛围

“交流工作”源于叶涛和郑宗龙的一次聊天。这两个舞蹈团之间的“交换舞蹈编排”概念是在一种类似于幻想的精神状态中构思和发展起来的。

郑宗龙1977年出生于台北万华。他于2002年加入云门舞蹈团担任舞蹈演员,并于2014年接任云门二号的艺术总监。叶涛1985年出生于重庆。他曾在上海武警部队工艺美术组、维纳斯舞组和北京现代舞组担任舞蹈演员。他于2008年创办了“陶舞剧院”,并担任艺术总监和舞蹈指导。“交流编舞”是两位年轻编舞家提出的一个命题,他们已经在这个行业建立了一个世界:让彼此在不同的时空主题下发展自己的想法,让自己打破既定的舒适区,在不确定性中找到新的增长。

这个大胆的提议得到了林怀民的认可和赞赏,甚至他也欣然表示他将“加入进来”。郑宗龙凶猛野性的天性与坚韧坚韧的修炼结下了不解之缘。两位编舞的敏锐创造力和林怀民平静安详的对话形成了专家象棋理论的深刻互文性。

照片由林怀民(中)、郑宗龙(右)、叶涛刘向真拍摄

“12”是叶涛提交的答案。他与12名云门舞者一起挑战云门舞者的身体,灵感来自于看到瑞典山顶上所有流动的云彩,并以舞者的数量命名完成了这项工作。陶的身体训练让云门舞者使用很多平时很少接触的肌肉,他全身疼痛。迎接挑战的云门舞者描述说“12”开启了身体的意识,找到了身体的极限,带你去了一个你从未去过的地方。陶的身体对身体的操作期望舞者的身体表现像水一样看不见和流动,通过不同的身体向同一种艺术呈现不同的意境。云门舞蹈集的“云”是水与天地之间的纽带。一个有趣的插曲是,因为表演的需要,在过去,陶器舞者的头发被剪得接近光头,这让云门舞者紧张和担心,“不知道他们头发的最终命运。”

“12”启发照片

郑宗龙的作品一直不仅仅是眼睛的“观看方式”,而是可以用耳朵听、跳、跳的全心投入。他为陶体舞者新创造的“乘法”正是为了尝试建立一种“乘法”模式,将自己的动作方法转化为血液营养,注入陶体舞者的体内,创造出像魔术方块一样色彩斑斓的作品。在《乘法》的排练过程中,郑宗龙和陶的舞女日夜相处,深深感受到这些年轻舞女的专注和激烈战斗。他引导舞蹈演员即兴发挥,深入探索舞蹈演员的内心能量,从而激发出极端的野性。

张生斌在《乘法》中的照片

与两位中生代编舞者炫目的云朵舞蹈相比,林怀民的第89部作品《秋水》美得足以让人安静,也是这部“交流作品”的内在“桥梁”。他说:“看到秋天的水静静地流淌着,上面漂浮着红叶,我想我应该编一支舞,叫做秋水仙碱。云门最资深的五名舞者将前来跳舞。跳完这支舞后,他们中的一些人将永远离开云门舞台。”结果,林怀民把“看太阳,为他所有的荣耀”的境界变成了一种安静的冥想之舞,在这种舞蹈中,长辈们不仅为落后者加分,还看到了中国现代舞艺术的新颖氛围。秋水的五位舞蹈演员,包括周樟树、黄培华、黄姚娅、杨易君和苏冰夷,也是他们与林怀民的最后作品。

李叶嘉在《秋水》中的照片

新云门的轮廓逐渐变得清晰。

有人说,当一个人看云门的舞蹈时,他清楚地看到灵魂在跳舞。其他人说,在林怀民的领导下,云门带领观众进行了46年的集体呼吸练习。这位自称“不安分的世界,东张西望,犹如滚石”的舞者,一次又一次带领云门舞者将现代舞蹈难以言喻的触感带给观众的心灵。

在林怀民的舞蹈世界里,东方的白夫人徐贤、贾宝玉和林黛玉、屈原和湘夫人随着西方巴赫、肖斯塔科维奇和贝多芬的音乐起舞...在他看来,艺术没有国界和地域,只有好恶。林怀民的观众也传播到所有群体。从前有个衣衫褴褛的老农民买了一双新鞋去看云门表演,因为在他心里,看云门表演是神圣的。在林怀民看来,他的职责是给所有热爱美的大众带来美的享受。这也是云门建立的开始。

林怀民·林百里的照片

“将来会发生什么?我只能说希望,但不能强求。让我们看看风是怎么说的,水是怎么流动的。”三月份,林怀民展望了云门的未来。六个月后,未来逐渐明朗——随着一些资深舞者和年轻舞者离开这个团队,新云门将由25名舞者组成一个重组的团队。云门二号暂停,郑宗龙接任云门歌舞团艺术总监,继续弘扬云门在舞蹈创作和文化普及方面的核心价值观。

为什么郑宗龙被选为“接班人”,林怀民曾经说过,“因为他太笨了!”进一步的解释是,“除了成为一名优秀的舞蹈指导,越来越好,更重要的是云门从剧团一开始就坚持在户外、农村和社区表演的平等权利,这不是任何艺术家愿意做的事情。”在万华蒙加街头长大的郑宗龙对此深信不疑。

郑宗龙和李叶嘉合照

“交出来,交出来。”对于退休,林怀民非常冷静。他说他个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团队继续前进。在现代舞团的历史上,一旦创始人或品牌舞蹈指导“消失”,舞蹈团的生命力也就走到了尽头。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林怀民希望云门舞蹈团不必面对这一切,并提前两年宣布退役,以便给舞蹈团足够长的缓冲期,使其继任者不必在“恐慌”状态下接管。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交流工作”是林怀民送给云门舞蹈团和郑宗龙的礼物——而不是“最后”,因为用林怀民的话说,“未来一切皆有可能”。在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话题下,涌现出两大舞蹈团——云门舞蹈团和陶舞剧院,以及三位国际编舞——林怀民、叶涛和郑宗龙对时间、空间和观念上“新”和“变”的探索,这也预示着新云门舞蹈团在“后林怀民时代”值得期待,并将焕发新的活力。

总编辑:石晨露文本编辑:石晨露

贵州11选5投注 河北快3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 彩票app

© Copyright 2018-2019 kakvoe.com 块塔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