块塔新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事  > 有马背法官、也有互联网法院,最高法大法官揭秘如何破解诉讼难

有马背法官、也有互联网法院,最高法大法官揭秘如何破解诉讼难

2019-11-19 10:27:40
[摘要] 9月16日,《法治中国说》第三季“大法官说”第一集栏目中,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二级大法官姜伟对上述问题逐一揭秘。立案是司法活动的第一环节。“立案难、执行难、诉讼难”被称为司法三大难题。当前,立案难已经

中国法院在哪三个主要领域领先世界?几千年来存在的“投诉难”问题是如何解决的?如何打破尚待解决的“诉讼难题”?

9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二等法官姜伟在《中国法治》第三季第一集中逐一透露了上述问题。

此外,中国法院建立了多元化、集约化、智能化的诉讼服务体系,可以称之为“诉讼服务的大超市”和“固定分诊和反纠纷门诊”,提供了中国的经验。

1978年,他进入大学,开始学习法律。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二等法官姜伟对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法律足迹的变化有着深刻的理解。

"我们的法院办公楼必须在诉讼服务大厅装饰得最好,而不是法官办公室."姜伟坦言,法院一直在努力将诉讼服务大厅变成解决冲突和纠纷的“门诊部”,由于案件大量增加和法官的辛勤工作,找不到各种理由不为普通人立案。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国探索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在法治建设模式中,法院履行的司法职责具有裁决要点、制止纠纷、惩恶扬善的功能。

姜伟回忆说,所有与中国交换意见的外国法官和学者,包括一些欧美国家的法官,都称赞中国司法文明的巨大进步。他们认为中国法院在三大领域走在世界前列,被誉为中国司法文明的“三张名片”。

在司法公开方面,法院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努力,创造了“中国模式”。姜伟说,例如,当世界各国都在研究镜头是否可以进入法庭时,中国已经开始在网上直播法庭审判,中国司法文件网(China Judicial Documents Network)是世界上最大的法官公共平台。“网上直播司法文件”是互联网时代最彻底、最集中的司法宣传方式,这表明中国司法能够经得起世界网民的审视和批评。

截至2019年9月16日,中国公开庭审网络直播总数达到476万次,其中当日直播22476次。中国司法文献网公开文献总数达到7640.5万份。

与此同时,中国智能法院的建设也引起了外界的关注。姜伟介绍说,中国法院信息化建设速度最快,网络覆盖面最广,网上规模最大,应用智能最深,实现了从“跟随”到“引领”的跨越。在世界上第一个互联网法庭——移动微法庭,公众可以使用微信小程序“打官司”。

此外,姜伟还提到,中国法院已经建立了多元化、集约化、智能化的诉讼服务体系,可以称之为“诉讼服务超市”和“定编反纠纷门诊”。诉讼服务是独一无二的,提供中国经验。

新中国成立后,法院的诉讼服务发生了什么变化?

姜伟回忆说,中国法院诉讼服务的发展经历了问询处、来访接待室、立案窗口和诉讼服务中心三个阶段,实现了诉讼服务的三大变革。

立案是司法活动的第一步。为了解决"立案困难",2015年5月,国家法院对立案和登记制度进行了改革。人民法院将接受所有符合法律要求并具备所有必要要素的申诉。

为了便于公开立案,法院还实施了"现场、自助、网上和就近立案"的改革。姜伟认为,备案登记制度的改革不仅改变了备案方式,也改变了法院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和司法作风。在中国历史上,“打官司难”的问题已经成为历史。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法院现场立案率已达到95%以上,其中上海、重庆等地超过98%。

"第二个变化是服务功能从少到多的变化."姜伟继续介绍,为满足公众司法需求,法院不断推进诉讼服务转型升级,构建一站式、立体化、全流程的现代诉讼服务体系。

目前,人民法院的诉讼服务项目已经从传统的立案受理和投诉扩大到六大类近50个项目,成为诉讼服务的“大超市”。随着信息技术与诉讼服务的深入融合,诉讼服务正在进入一个更加便捷、透明和高效的“智慧时代”。

"正义不仅应该以可见的方式实现,而且应该尽快实现."姜伟说,司法改革带来的另一个变化是司法实现的速度由慢变快。通过“分调分判”机制的改革,推进诉讼与调解的衔接,化繁为简,将诉讼服务中心转变为解决纠纷的“门诊部”,开创中国特色纠纷解决新模式。

经调查发现,约80%的诉讼案件事实清楚,是非分明。在过去,简单的病例像所有病例一样被随机分组。每位法官处理复杂案件和简单案件,导致简单案件的长时间拖延。过去,诉讼服务中心只负责立案,相当于医院的“登记室”。现在,诉讼服务中心相当于医院的“门诊部”,既有“登记”又有“治疗”。在诉讼服务中心,将设立一种类型的调解室和快速决策小组,快速处理简单案件,简单案件可以在审判时移交和宣判,从而实现少数法官处理大多数简单案件和大量法官处理少数疑难案件的模式。

“立案难、执行难、诉讼难”被称为三大司法问题。目前,立案难已成历史,执行难已基本解决,诉讼难仍亟待解决。

来自杜南的记者了解到,“诉讼困难”并非中国独有,而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它主要表现在如何平衡效率和公平。为此,最高人民法院确立了“坚持改革创新、多管齐下、综合治理”的理念,提出了“加减乘除”解决诉讼难题。

“增加”是指增加诉讼服务中心,增加裁判队伍,实现简单案件的快速处理。据了解,司法实践中约80%的案件事实清楚,是非分明。采用法庭程序中最简单的“快速决策”,使诉讼服务中心从只负责立案的机构转变为以类型化调解室和快速决策团队为突破口的“固定科室反纠纷门诊”。

北京通州区人民法院法官许祁鸣表示,他的团队在2018年已经完成了6700多起快速结案案件。该团队已经制定了一套完美的程序,最快的试验只需10分钟。认识到少数法官处理最简单的案件可以动员更多的法官来解决棘手的案件,加快审判速度。

“减少”是指通过诉讼前和诉讼期间的多次调解来减少诉讼案件数量。姜伟介绍说,调解可以在稳定双方社会关系的基础上分清是非,维护双方的合法权益,这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也有利于维护社会稳定。为此,法院上诉法院大厅邀请各种社会调解组织在法院工作。

“乘法”是指利用信息技术加速试验的乘法。在天津市虹桥区人民法院诉讼服务大厅,智能助理萧红梅可以介绍诉讼流程,带当事人到立案窗口进行登记,并帮助导航定位。一体式自动投诉生成机、诉讼风险评估机、可在当事人和法官之间传递文件的云柜、可实现独立查询案件和档案的电子服务区,各种智能设施为公众提供了全新的体验。

来自杜南的记者了解到,在全国3500多家法院中,95%建立了诉讼服务大厅,83%建立了诉讼服务网络,45%建立了诉讼服务应用程序,78%建立了12368条诉讼服务热线。

“部门”指投诉来源治理中的部门。人民法院参与基层治理,解决社会矛盾。没有争议,就没有诉讼。在一些地方,山很高,路很远。人民法官为了深入基层,“把法律送到门口”,出现了“提篮子法官”、“滑绳法官”和“骑马法官”。

杜南实习记者马家路实习记者马明龙来自北京

江西快3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kakvoe.com 块塔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